深圳商報記者 錢飛鳴張妍
   “我將提交8個建議。”今天,兩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林順潮在北京接受深圳商報獨家專訪時表示,這些建議既有鼓勵購買商業醫療保險這樣的全局思考,也有允許港資醫院使用“酌情給藥”的具體要求。
   自認“半個深圳人”的林順潮,是國際知名的眼科醫生,也是深圳希瑪林順潮眼科醫院的院長。再過兩個星期,這家CEPA框架下在內地成立的首家港資醫院將迎來一周年紀念。
   “CEPA帶來了香港製造,也帶來香港服務,同時也帶來香港標準。CEPA的開放是雙向的,既提供香港醫生在內地執業的機遇,創造了港資醫院在內地獨資經營的機會,同樣也鋪設了一條接軌醫療國際化標準的通道。CEPA給內地的貢獻,帶來了專業化程度更高的香港服務,也帶來了國際化程度更高的香港標準。”林順潮說。
   參照香港說醫改:
   鼓勵購買商業保險
   林順潮一直在思考香港經驗如何能為內地醫改提供參考。
   “香港的醫療制度是公私兩條腿走路。一方面是有經濟能力的市民透過自己掏腰包或購買商業保險,這個數字目前是150萬人左右,他們會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私營醫院,另一方面則是政府不斷補貼低收費的公營醫院。將選擇權交給患者,既滿足了高端個性化醫療需求,也提升了公眾醫療的托底水平。”林順潮表示,國家應該鼓勵購買商業醫療保險,這不僅能通過差異化分流公立醫院的壓力,也能夠刺激民營醫院的興起。
   “香港的好經驗值得內地參考。特區政府新一輪醫改的重點是鼓勵市民購買自願性的商業醫療保險,並正在積極考慮稅務豁免政策,購買商業保險未來有可能等同於社會捐款。”林順潮說,目前內地有經濟能力的人士越來越多,不少人就購買了商業保險前去香港就醫。
   醫保問題,現在是林順潮的一塊心病:“我的醫院是一家專科醫院,但內地的標準是用綜合醫院的標準一刀切,我們自然很難達標。”
   至於眼下內地緊張的醫患關係,林順潮今年將提交建議,一方面是從法治層面加大對醫護人員的保護,另一方面則需要通過配套制度化解可能的風險。“再高明的醫生也無法避免手術後的併發症。”林順潮為此建議,每個醫生都應該購買醫責險。因為沒有醫責險的保護,只會讓醫生規避失敗率高的複雜手術。
   CEPA拓寬國際路:
   酌情給藥能否開個口?
   2013年,落戶在車公廟的林順潮醫院共完成門診量萬餘人次,手術近千例,絕大多數患者都是衝著林順潮這個香港名醫而來的。到2013年底,醫院開業近10個月後便達到了收支平衡。
   “如果沒有CEPA,我不會進入內地開辦醫院。”林順潮直言:“CEPA十年間的政策變化,提供了執業的資格,也創造了創業的空間。”
   “如果可以辦一家獨資醫院,以香港的管理方式為主導,並融入切合內地的特別需要,實現我心中的理想,這就是一件值得全心投入的工作。”林順潮如此表示。
   讓國際標準的醫療服務造福內地居民,CEPA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。在林順潮看來,自己在香港有兩家眼科中心,在深圳有一家醫院。
   允許內地港資醫院可以使用在香港註冊的藥物和耗材,林順潮今年這個建議的核心是“酌情給藥”。在香港的藥品 管理體系里,針對個別患上嚴重眼疾的病人使用暫時未經註冊的藥品被稱為“酌情給藥”。
   “如果在內地也可以實行,就能大大延伸內地患者的用藥空間。”林順潮說:“這其實是CEPA帶來的便利,普通患者能夠藉此獲得國際標準的治療。但是,我們為什麼不能再進一步,將那個轉換的步驟也取消?最終目標,就是希望酌情給藥能在全國施行。”林順潮如此呼籲。
   推動內地角膜移植善用國際資源,林順潮將自己這個建議簡稱為“角膜進口”。
   在香港,從申請、審批、運輸到進行手術,整個過程不超過一星期。
   “角膜的保存期只有幾天,時間要求很緊迫,因此審批程序必須簡單高效。”林順潮表示,如果在深圳提出進口角膜,首先得經過廣東省衛生行政部門審批,再經過深圳市衛生行政部門批核。他建議借鑒香港,簡化程序。
   亮睛工程有困擾:
   香港基金會能否內地註冊?
   山西男童小斌斌被挖眼後,父母選擇來到深圳接受治療,安裝了義眼,同時林順潮承諾由“深圳希瑪天使啟明慈善公益項目”承擔術後康復治療以及日後安裝導盲儀等輔助設備的費用。
   這是林順潮慈善事業的一部分。林順潮在深圳的醫院還有塊牌子,叫做“亮睛工程”中國辦事處。“亮睛工程”2004年在香港啟動,是一個針對內地的防盲復明工程。
   今年來開兩會,林順潮有一個關於慈善的建議。亮晴工程是一個香港基金會,無法在內地註冊,即使在內地重新申請成立基金會,香港人士也無法擔任理事長或理事。
   林順潮表示,自己現在遇到這個新問題,深圳能否可以在這方面先行先試繼續突破呢ㄉ鉦諫癱ū本�3月8日電)  (原標題:飲上“頭啖湯”的弄潮兒)
創作者介紹

Bean

tr76tra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