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兒子,父親病危不在身邊,母親患有嚴重的高血壓、糖尿病,他卻很少侍奉在旁;有一個丈夫,妻子做手術他沒能陪護,家裡的事他全都照顧不上;有一個父親,兒子出生時他沒在身邊,兒子讓幫忙找工作,他一口拒絕。
  他是畢世祥,四川省甘孜州原州委常委、宣傳部長。
  2013年12月16日,畢世祥在下基層途中遭遇車禍,因公殉職,終年53歲。畢世祥走了,留下一個疑問:為何這個看似不近人情、不顧親情的人,卻被同事稱為戰友、兄長?被百姓喚作好人、恩人、親人?
  走過他走過的路,翻過他翻過的山,找到和他交心的人,答案逐漸清晰。
  採訪中,每個與他交往過的人,總能滔滔不絕地講述他們之間的故事。雖然一些群眾不會講普通話,但從他們說著說著,奪眶而出的淚水中,我們讀“出”了敬佩和惋惜。
  在白玉縣先鋒村,我們見到了年邁的阿媽澤仁珠瑪。澤仁珠瑪丈夫早逝,她含辛茹苦拉扯大一雙兒女後,身體每況愈下,患上風濕等多種疾病,腿腳不便。2012年甘孜州開展“群眾工作全覆蓋”後,畢世祥聯繫白玉縣。澤仁珠瑪還記得這年7月,畢世祥初到她家的情景:他拉著我的手,用藏語跟我說:“別把我當領導,你是我阿媽,我是你兒子。生活過得好麽?身體怎麼樣?有什麼困難打我電話。”
  從此,每次到先鋒村,畢世祥總會帶著自己買的東西看望澤仁珠瑪。老阿媽指著床上的被子,桌上的暖水瓶、茶葉,掩面而泣:“這些都是畢部長送的。他是個好人哪,不該這麼早就走了。”
 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。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後,畢世祥去過縣裡、到過部門,乾過共青團的工作,分管過外貿、農業,也主抓過全州旅游、宣傳。無論在哪個崗位,他總是眼睛向下,把群眾裝在心裡,把“工作要沉下去,要多為老百姓辦點事,辦點實事”掛在嘴邊。
  身邊的同事說,只要工作需要,組織安排他去哪兒,他就在哪兒扎根,從沒一句怨言;無論做什麼工作,他都能成為行家裡手,乾出個樣子。
  畢世祥任州旅游局局長後,打造了海螺溝、稻城亞丁等國際知名景區,旅游業成為甘孜州的支柱產業之一;分管州外貿工作時,甘孜松茸等產品外銷實現了“零”的突破,外資引進和外貿出口有很大起色;主抓農業時,全州農業生產實現“四連增”,構建了北部生態、南部特色、東部效益的全州農業新格局。
  這些成績和他平時勤思善學、愛鑽研的習慣分不開。在他辦公桌上、書櫃里塞滿了《中國旅游發展分析與預測》、《學說藏語2000句》、《走進全球經濟》等各類書籍。為了更好地開展工作,畢世祥自學康巴藏語,有空就去夜校蹭課;為練習英語口語,下鄉時他隨身攜帶英文版《中國日報》,能用一口流利的英語和外商對話。
  他總結出的“三條線”工作法:深入基層,向群眾請教學習,踩穩“地平線”;嚴格辦事程序,把握事態走向規律,手持“運行線”;善於總結歸納,眼盯“提升線”,讓當地許多幹部覺得“行之有效”“受益匪淺”。
  甘孜州州委書記胡昌升這樣評價畢世祥:他這個人很務實,主張不開不解決實際問題的會,不發沒有實際效力的文。世祥總說,18個縣山高路遠,大家奔波在路上有危險,能不開的會我們儘量不開,有問題,我們到基層去摸清楚情況再說。
  每次下鄉,畢世祥總是輕車簡從。他身邊的工作人員曠偉清楚,畢部長有個習慣,下基層不要當地領導陪同,這樣便於瞭解最真實的情況。
  “世祥骨子裡帶著高原漢子質朴厚道、硬朗的氣質,從來都是本來面目,說話辦事不裝假,不作秀。”同事郭昌平道。
  更讓人敬佩的是,從剛參加工作到走上領導崗位,畢世祥挺直的“身板”幾十年來從未改變。他堅守自己的做人準則,只要是違反原則的事,即便是在州常委會上,他都會拍桌子反對;不管是誰,都會當面拒絕。
  甘孜州地處高原,工作條件艱苦。妻子許惠明說,丈夫曾有過好幾次調往內地工作的機會,但都被他拒絕了。不僅如此,丈夫還向原本可以去成都工作的她撂下“狠”話:你要調走,我們就離婚。
  許惠明又怎會不懂:丈夫深深地摯愛著這片生養他的土地。對故鄉的那份深情讓他拋棄了個人得失,已將所學專長和生命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故鄉。
  他走了。他用一生,走遍了故鄉的山和路,也走進了百姓的心坎。
  他走了。帶著對妻兒、母親未竟的承諾,留下無限的牽掛和愧疚。
  新華社成都4月3日電  (原標題:他走進了百姓的心坎)
創作者介紹

Bean

tr76tra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