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間橋身被塗鴉
  街頭塗鴉如何鑒定“健康向上”
  近兩年,北京城市塗鴉興起,塗鴉愛好者在大街小巷、橋梁牆面上進行塗鴉創作。昨日,有網友發微博稱,“五一假期最後一夜北京驚現塗鴉帝”,北三環安貞橋橋身被兩名男子塗鴉,全程不過30分鐘。然而,塗鴉本身作為一種藝術創作,是否可以在城市任意角落進行?北京市市政市容委的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對城市的街頭塗鴉並無確切的標準來管理,但塗鴉的內容要健康、積極向上。
  夜間橋身被塗鴉
  “五一假期最後一夜北京驚現塗鴉帝。”昨日,網友發文稱,5月3日晚,兩名男子拿著噴塗顏料出現在北三環外的安貞橋,用30分鐘時間在橋身上塗畫了一幅畫。
  昨日下午4點左右,北京青年報記者來到位於安貞橋北面橋身東側的塗鴉現場。橋身所塗圖案為一黑色人頭畫像和一連串彩色英文字母。整個圖案大約長7米、寬1米。在安貞橋西側也塗有黑色的“555”大字,還有其他彩色的圖形。
  據塗鴉地點對面的北京農商銀行保安樂先生回憶,“橋身東側的塗鴉是3日晚上畫上的。”當時樂先生正在值夜班,晚上10點以後,有兩名男子,年紀大約20多歲,兩人分工合作,一人畫頭,另一人則畫字母。“他們用噴漆進行塗鴉,沒一會兒就畫完了。”樂先生說,塗鴉很快結束,約為半個小時。
  常年在安貞橋附近擺攤的一名小販及環衛工人介紹,安貞橋經常被塗鴉,以前在橋身下還畫過一條大龍,不過後來被刷掉了。
  城管會勸阻正在塗鴉的人
  按照《北京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》中的相關規定,城鎮地區內市容環境衛生責任區的責任標準明確,保持市容整潔,無亂設攤、亂搭建、亂張貼、亂塗寫、亂刻畫、亂吊掛、亂堆放等行為。
  此外,該條例對於街頭塗畫規定稱,任何人不得擅自在公共場所散髮、懸掛、張貼宣傳品、廣告,不得在建築物、構築物等處刻畫、塗寫、噴塗標語及宣傳品、廣告。
  北京市城管部門的工作人員表示,城管通常會負責治理街頭小廣告,但不是宣傳產品或者帶有宣傳性質的塗鴉,並不在他們的管轄範圍內。“如果看到正好有人噴,我們還是會上前勸阻。”該城管工作人員表示。
  政府每年清理街頭塗鴉
  北京市政市容委的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,北京市目前針對街頭塗鴉沒有確切的標準來管理。“街頭塗鴉在國外比較常見,北京最近幾年見到的也比較多。”該工作人員表示,通常他們會根據街頭塗鴉的圖案內容來判斷其是否合適。“內容要健康,積極向上。”該工作人員說,街頭塗鴉如果內容上合適,其尺寸和顏色跟周圍環境比較協調,看起來美觀,有一定觀賞性,那麼他們也會允許這種行為的存在。
  該工作人員表示,街頭的市容環境歸屬於市政市容委管理,但他們對於街頭塗鴉的認識和影響都在研究。“滿城都是肯定不行。”該工作人員表示,每年市政市容委都會組織各個區的相關部門清理街頭的塗鴉。
  探訪
  塗鴉愛好者:一幅畫成本數百元至上千元
  塗鴉首先出現在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,經過這麼多年的發展街頭塗鴉文化已經散佈到世界上的許多國家,在紐約、柏林、倫敦、哥本哈根等一些大城市已慢慢被人們接受,而且逐漸成為一種藝術。
  雖然世界各國法律有所不同,但基本上任何未經牆壁主人允許的塗鴉行為都屬非法。國外還為塗鴉者開闢了專供創作的區域,不僅滿足了需求,還形成了獨特的街道景色。
  “可以塗的地方有很多,只要不被人抓住就能塗。”一位廈門的塗鴉愛好者說,真正的塗鴉文化要有藝術感,這就需要長期地練習,從畫手稿到畫版畫再到最後能夠在牆上塗鴉,畫出心裡的圖畫,有的時候需要十幾分鐘,有的時候需要一個多小時,這要看畫的大小和用的顏料的多少了。
  這位塗鴉愛好者在淘寶上經營著一家街頭塗鴉噴漆店,他說街頭塗鴉的成本很高,畫一幅畫少說需要幾百塊,多的就上千了,所以現在從事這個的人不多,在北上廣這些大城市裡面比較多,“但是這是我的夢想,我熱愛的東西,我覺得很酷。”這位愛好者說,現在很多人還不理解他們,這是他比較難過的地方,“當然,他們能懂我們最好,不能的話,那是人家的自由。”
  文/本報記者羅京運
  實習記者趙吉翔陳孟璇
  攝影/本報記者袁藝
(原標題:街頭塗鴉如何鑒定“健康向上”)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Bean

tr76tra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