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美宏
   姚雯/漫畫
  “有一位副部級官員,村幹部為了討好他,一直給他父親發放低保。這用得著嗎?難道一個副部級幹部沒錢供養自己的老子?說白了就是送人情嘛,這堅決不行!”近日,這條李克強總理“拍桌子”消息被各大媒體曝出。
  低保,作為我國社會保障體系的最後一道防線,最近頻頻傳出“失守”消息。一些地方結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,紛紛開展低保核查專項行動,一批錯保戶、“關係保”被及時清理。為何在農村更易出現錯保?對騙領低保應當追究什麼責任?如何糾偏,讓保障最困難群體基本生活的救助款不折不扣、精準發放到真正的低保戶手中?
  ■該吃的吃不上,不該吃的卻吃上了?
  “農村基層確實存在比較普遍的低保政策執行錯位現象”
  今年年初,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檢察院的一份檢察建議,推動該市開展全市城鄉低保清理整頓專項行動,最終,不符合國家低保規定的9458戶17479人被依法清理出低保範圍,而6463戶8159名新增低保對象陸續按不同標準領取到了2014年的低保金。
  5月底,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清除虛報城鄉低保對象5921人,清退“冒牌”城鄉低保人員1549人,將符合條件的1706人納入低保範圍;
  今年第一季度,海南省東方市共清退“冒牌”城鄉低保人員1265人,新納保人員1477人;
  6月初,湖南耒陽通報清退了402名不符合政策的低保對象;
  幾天前,遼寧省錦州市開展“史上最嚴”低保核查,2萬餘名低保戶主動退保;
  運動式的核查風暴,讓一批假低保戶原形畢露並被清理,一批本該享受低保待遇的困難群眾被及時納入救助範圍。
  也許有人會說,相對於全國7000多萬低保戶,出現幾萬名錯保或騙保對象不足為奇,任何政策都有一定的容錯率。可是去年中國社科院發佈的2012社會保障綠皮書(下稱綠皮書)披露,在安徽、福建等5省市調查顯示,受調查的低保家庭中,六成不是貧困家庭,有近八成的貧困戶沒有享受低保救助。低保政策執行“走偏”由此可見一斑。
  華中農業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狄金華的調研也印證了這一點,“從我個人的農村實地調研經驗來看,農村基層確實存在比較普遍的低保政策執行錯位現象,這種錯位不僅使得許多本該獲得低保的困難戶未能獲得低保,同時也使村民對村幹部產生否定性意見。”
  ■農村為何更易出現“關係保”?
  標準認定模糊、入戶人手不足,為村幹部留下操作空間
  在湖南北部的一個村子,年過七旬的卜伯一直想為腦癱孫子申請低保,村裡沒給指標,村幹部給出的理由是,他家不是最窮的。誰家最窮?實踐中畫一條貧困線其實很難,在農村,計算家庭收入一直是困擾低保政策實施的一個主要問題,這也為一些村幹部濫用職權、弄虛作假留下餘地。
  綠皮書也揭示了類似問題:在已經獲得低保救助的非貧困群體中,大多數是收入水平略高於扶貧標準的邊緣貧困群體,但大多數邊緣貧困群體並未享受低保救助。
  狄金華表示,目前“開寶馬吃低保”的極端離譜現象很少見了,但吃低保的不一定是“最窮的”現象較為普遍。在差不多的經濟條件下,村幹部一般會將低保指標給“聽話的”村民或親朋好友。
  在全國人大代表、湖南省常德市陽光孤兒院院長楊紹軍看來,農村低保之所以“關係保”“人情保”嚴重,主要原因還在於相關部門審核人手不足,有些地方連30%的入戶調查都做不到,造成指標決定權基本集中在村幹部手中。
  湖南某縣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員向本報記者介紹,該縣有22816人享受農村低保,12696人享受城市低保,而救助局入戶調查的工作人員僅為6人,按上級要求的70%入戶調查標準計算,6人在60天內(最長受理時限)入戶調查24858名低保申請者的收入財產狀況,顯然不現實。
  上級部門低比例入戶抽查核實,大部分村民又考慮到村幹部在村中地位高,有的甚至家族勢力強大,怕招致打擊報複而不敢表達意見,這就造成低保指標給誰,基本上是村幹部“說了算”,出現副部長級領導父親吃低保的“人情保”自然就不足為奇了。
  ■騙領被查一退了事?
  法律應該硬起來,騙低保當按詐騙罪論處
 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黎建飛認為,低保制度設計的初衷和目的很特別,就是為了保障最困難群體的基本生活,如果連低保都敢騙取,性質就相當惡劣了。“低保資金面向的是全體人民,只要符合條件都可以申請,對國家來說做到‘應保盡保’很不容易了。這筆錢必須用來保障最困難群體,如果被冒領、騙取,就是挑戰社會公平正義的底線。”
  對於騙保行為,黎建飛主張不能一退了事,必須加大處罰措施。“低保屬於社會救助制度,騙低保如同騙救災款,應予嚴懲。一些村幹部將低保指標給親戚,讓本該享受的困難戶不能享受,從而激化社會矛盾,對於這種行為,一定要追究刑事責任。在國外,騙取低保獲刑是不乏先例的。”
  今年4月,全國人大常委會關於刑法相關條款的法律解釋規定,騙取養老、醫療、工傷、失業、生育等社會保險金或者其他社會保險待遇的,按詐騙罪論處。審議中,有常委會委員和列席的全國人大代表建議將“騙取社會保障待遇和社會救助金等行為”涵蓋進來。黎建飛認為,騙領低保也應按詐騙罪論處,“這顯然會加大騙領者的違法成本,從而在客觀上減少低保騙取行為的發生”。
  ■有無治理良方?
  有效公示十嚴厲懲戒,仍不失為好辦法
  “不獨低保,在農村,種糧補貼、退耕還林補貼、農民工培訓補貼等的分配過程中都有同樣的騙取現象。”浙江一位基層工作人員介紹說。
  如何醫治騙領頑症,讓國家下撥的救助款精準地發放到真正的低保戶手中?有學者曾建議,適當條件下,政府可購買公共服務,引入專業的社會力量進行監督,形成專業化社會機構、上級政府、村委會三級力量,促使農村低保工作朝著專業化方向發展。
  但狄金華認為完全依靠社區外的“專業力量進行監督”不現實,一是成本太大,二是他們並不比周圍群眾更瞭解低保申請者的家庭收入和財產狀況。他表示,從治標角度來說,遏制騙領行為可以從兩方面入手,一是建立上級投訴機制,暢通群眾舉報渠道,讓冒牌低保對象及時被髮現、被清理;二是加大低保戶信息公示力度,引入群眾監督。“監督還得依靠基層群眾,畢竟他們是利益相關方。”
  “有效公示十嚴厲懲戒”,是黎建飛給出的治療方子。他認為,對付騙保行為都有辦法,那就是追究刑責。現在最關鍵的是,在認定誰符合救助標準上有難度,比如在農村很多都是“空巢”家庭,子女都在外地務工,怎麼認定他的家庭收入和財產?“不過,從目前一些基層試點情況來看,加大公示是較為可行的辦法。城市低保信息應在小區公示,農村可以將低保資料印出來,發到每家每戶,誰不符合,就會受到舉報。有人擔心這侵犯了低保戶隱私,我認為,為了尋求更大的公平正義,公佈是必須的。”黎建飛說。
  “一定要把信息披露制度嚴格建立起來,防止暗箱操作,低保金的發放要像劃分土地那樣,讓老百姓監督。”李克強總理的表態讓人對切斷騙領者後路滿懷期待。  (原標題:低保之困:為什麼該吃的吃不上)
創作者介紹

Bean

tr76traj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